广州画册设计公司:男权社会笔下的美与忧

作者:匿名 来源:原创 标签:广州画册设计 广州logo设计 广州vi设计
古代绘画中的女性,皆是男性理想主义视角的表现。女性艺术的突围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直至今日,女性题材不再依附于男权社会中男性的观察视角,而是自由的表达对社会、对其他的个人思考,抒写内心真实感情。 从古至今,女性一直是被人们关注的群体,在绘画中亦是如此。男权社会中,画中的女性嬉戏玩耍、游园、劳作甚至幽怨,皆是于男性的视角去观察女性。女性的三从四德、女性的温文尔雅、女性的相貌品格、女性的等级高低等在古代的绘画中皆是男性理想主义视角的表现。 描绘女子三从四德的传世名作顾恺之的《女史箴图》,依据西晋张华的文学作品《女史箴》而作。此文学作品的故事背景是:晋武帝司马炎死后,儿子司马衷即帝位,但昏庸无能,游手好闲,大权落在皇后贾氏之手。而贾氏心狠手辣,荒淫无度,引起朝臣不满。张华收集了历史上先贤圣女的事迹写成了《女史箴》,劝诫宫中妇女应遵循的一些封建道德规范。“玄熊攀槛,冯媛趋进”描绘的是冯媛以身阻熊,护卫汉元帝的故事;“夫言如微……则繁尔类”意指后妃不妒忌则子孙繁多;“静恭自思,荣显所期”指女子若想尊贵,必须谨言慎行。顾恺之笔下的女史们宽衣长袖、衣裙飘逸、雍容华贵,运用春蚕吐丝的描法,使画面典雅、宁静。他的《列女传•仁智图》也是这一思路,将历史上记载的贤妃、贞妇等资料汇集一起,分为母仪、贤明、仁智、贞顺、节义、辩通、孽嬖七卷,笔下绘出的形象也皆是传统礼仪中女子的美好形象。 唐代周昉的传世经典之作《簪花仕女图》描写的是宫廷贵妇游园的景象,画面仕女们悠闲舒适,拈花、戏犬、赏鹤,慵懒的在园中散步。且不赞叹绘画技法的高湛,从表现题材上来讲,男权社会男子眼中的女性形象便是如此:富贵、雅洁、柔媚、恬静。 同出于周昉笔下的《挥扇仕女图》则描绘的是宫中嫔妃生活的哀怨,全图共13人,分段情节为:独坐、抚琴、对镜、刺绣、倚桐等几组,除人物外,图中的器物、环境如纨扇、素琴、铜镜、梧桐等均有着组织情节、衬托画面气氛的喻意作用。图中一株梧桐表明了秋节已至,而嫔妃与宫人则手执纨扇倦容满面;图中对镜一节画的是妇人懒于梳妆,画中将对镜而立的嫔妃内心的愁怨和疑惑表现了出来。此图以表情为衬托,人物安排在秋日凄清、哀婉的气氛中,达到情景交融的完美境地。 而在《挥扇仕女图》中则出现了一个物,借物来表现宫中生活的幽怨,这就是画中“镜”的运用。镜子一般比喻为真实的写照,而在古代人物画中,镜子见证着深闺生活,镜台也被赋予了一种充满闺房怨慢的情思。北宋苏汉臣的《靓妆仕女图》,画中园景的布置、妆台的奢华、头饰的华丽都表现出画中描绘的是富贵人家,一仕女正在梳妆打扮,镜中映出了仕女的面容,神情娴静,但眉眼之间略带忧伤,画中的孤石、即将枯落的桃花、水仙都映衬了女主人的忧思。同样是宋代,王诜的《绣栊晓镜图》中,一侍女手捧茶盘,另一妇人伸手取食盒,而画面的主角是一位仪态端庄的仕女正在对镜自赏或是沉思,画面的恬静以及镜中仕女的表情同样体现出一种哀怨的闲适之风。就如同张若虚在《春江花月夜》中写到的“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镜台常常与闺怨、离别等情感息息相关,是古人心情的一个重要写照。我们可以看出,这一时期人物绘画的描绘多数表现的是庄重、宁静,极少有大喜大悲的情绪变化,即使是哀愁,也是低垂的眉梢、灰暗的双唇显现出淡淡的忧伤。这种表现方式也体现了在男权社会下女性应该要尊崇的道德标准。 而如此种种的描绘到底是否是当时女性内心真实的写照,是女性当时德、色、才、艺的真实表现,还是男性赋予了女性某种理想中的情结。而从古代的这些经典作品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女性的自省在男权社会中一直处于被压制的状态。直至20世纪初,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逐步提升,1918年秋刘海粟与画友创办的上海图画院开始招收女生,录取潘玉良、刘幕慈、荣君立等人,但在刚刚受到西方绘画影响的中国,多数人对绘画的开放性还是持有保守的态度,在保守言论的压制之下女性艺术的突围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直至今日的绘画艺术,女性题材不再依附于男权社会中男性的观察视角,而是自由的表达对社会、对其他的个人思考,抒写内心真实感情。
广州平面设计案例
相关案例
相关文章
020-66620181 | QQ咨询 | 关于星杉设计 | 联系我们 | 常见问题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ICP备08116033号 © 2006-2014设计作品及源码版权所有,侵权必究!广州星杉设计